瀏覽分類:

螺旋聊活動

操偶師日記:2020-1

其實還挺少有機會可以再以操偶師 / 布偶裝演員的身份出動。因為目前我在布偶魂的工作是負責企劃與業務接洽,雖然是可以安排自己演出的,不過企劃總監自己下來表演,其實大部分的客戶還是會覺得怪怪的啦!所以這算是難得的心得分享吧!

五年前的夢想:在活動中有主導權

其實操偶師 / 布偶裝演員作為一個基層,還蠻沒有對活動的主導能力的。其實對於不同的主辦單位、活動公司、演出團隊甚至是燈光音響,都有各自屬於自己的默契,但如果沒有事先提出,或長官對於某個片段有意見的話,其實活動被臨時調整的機率是很大的。從業的操偶師 / 布偶裝演員,最常就是被交帶了一個不能發揮的舞台,或是在超時、過勞(場次過多)的環境中,沒辦法好好的發揮自己。

有些人選擇抱怨,有些人選擇適度的妥協,也有些人選擇離開或慎選合作對象。所以五年前的我,才會許下這樣的願望,我想要在活動中有主導權,可以好好的為角色安排一舞台。

而這一次,我覺得算是比較接近完成這個夢想的演出!身為一個布偶裝表演團隊的老闆兼窗口,雖然不能直接修改活動,不過可以在大家猶豫不知道怎麼選擇的時候給出一個自己認為合理的建議。

在布偶裝(裡面)的世界中,掌握能力較低

專業的操偶師 / 布偶裝演員一但完成變身後,就會以角色的身份為人們帶來驚喜。為了保護夢想及角色的形象,我們是不會講話,也不會偷偷跟工作人員交流的。因此一回到「裡面的世界」之後,我重新發現了自己對於活動的掌握能力被削弱很多。

雖然也還是有很多我能做的,例如自己尋找人多的熱區,並把自己的好朋友(另外一個吉祥物)一起帶到那邊。透過一些行動、肢體語言,還是有辦法跟工作人員溝通,進而發揮吉祥物的魅力。又或是進行表演吸引人潮、在活動間隙主動去找民眾互動,建立起拍照的隊伍等等。每個穿偶的機會都很難得,不多做一點有趣的事似乎挺浪費的。

不過像活動被 delay、長官遲到、臨時的活動修改等等,我在裡面的世界就沒有辦法即時的去修正(因為平時我是在外面溝通的那個人)。所以這次我掌握了大方向,但小方向還是有些可惜。

當表演者的幸福之處

很多工作回饋不及時,久了又被當理所當然,很容易缺乏鼓勵。而我很喜歡表演的一部分,是因為表演他回饋是非常及時。如果人們喜歡你的呈現與表演,他們就會給予讚賞,如果你讓他們開了眼界,他們還會想辦法來找你。

以前還是接案者時,做一檔表演是蠻有機會收到幾張名片或聯絡資訊的。例如附近攤位的主持人、工作人員看到,跑來攤位上做詢問等等。雖然做表演想成就的是角色,比起自己被注意,更希望大家去角色的粉絲團按讚,或是下次再辦活動的時候來看看帶來溫馨的角色。

久違的下場之後,這次又有主辦方特地跑來讚許我們團隊,就讓人覺得特別舒暢。如果要定義一個成功的吉祥物活動,就必須像這樣,能持續帶動著好的循環。好的表演被看見、被記憶,然後再被邀演,與更多角色締結緣分。

對於自己的定位

對於自己適合當一個操偶師,還是當一個團隊的負責人。我覺得可能還是傾向後者,雖然前者是我非常想做的事。不過短時間內幫助團隊找到客戶,協助活動推到最順暢的情形是很重要的。我們團隊有夠厲害夠謙虛的夥伴,可以把角色扮演好。但我們還沒有針對窗口足夠的流程與訓練,到足以扮演我(臨機應變與快速決策)的位置。

我明白這些需要時間,也需要思考與策略。但我很慶幸在忙碌的活動之中,還有一點零星的機會可以安排自己演出。再重新回到舞台的過程中,我認為我又更加了解表演者的需求,以及自己對於布偶裝表演的理想與熱忱。

希望在有限的人生裡,能盡可能的成就更多的角色,還有願意一起打拼的幕後英雄們。^___^

布偶裝演出很難嗎?

穿上特殊的服裝,然後揮揮手簡單的跳一支舞,會很難嗎?對於傳統的印象中,吉祥物總是扮演著討大家開心,類似小丑般的存在。而背後的經營團隊與表演團隊,為了保護這些「魔法的浪漫」也盡可能避免讓大眾知道,導致這個行業的價值觀衝突總是很強烈。

今天晚上有點睡不太著,想和大家談談這份專業入門的難度。

演藝角色所需要的細節

如果有在關注新聞,之前韓國殭屍片對演員的訓練大家肯定有一些印象。為了要演好僵屍的角色,必須要學習控制自己的身體,用不符合人體工學的方式去做操控、排練,才能達成視覺上「非人」的感受。在布偶裝這件事也是一樣的,只是排練起來更加困難。

閱讀更多

布偶裝內穿搭大公開

因為有著過人的特質,被邀請協助扮演公司內重要的精神象徵,但卻不知道怎麼樣穿可以讓自己舒適、也保護布偶裝嗎?這次將特別公開螺旋平時活動的「裝備」跟大家做簡單分享,這套裝備的其實也很常被記載在日本或其他國家的偶裝指南中喔!

閱讀更多
MFP 大合照

來自大阪的角色派對 MFP 2020

以前就有聽說日本有同好們在做有趣的專案,例如拍攝小劇場、舞蹈 MV 或一些互動的交流,但卻一直都只是聽說而已,沒想到有自己親眼見證的機會。我要特別感謝 狐狸冬尾 帶我進入日本同好的圈子內。在過去的幾年內,我們跟日本的朋友在台灣交流了數次,而這次大阪的角色派對 MFP 2020 我想也絕對與之前的交流活動脫不了關係。

這次的交流收穫很多,我喜歡人偶裝、布偶裝、吉祥物相關的表演並不是因為只是一份工作;而是因為享受與角色的樂趣,因此連工作也不想跟他們分開。除了正規的戲劇、拍攝或各種行銷活動,其實我對經營社群也有很大的興致。所以能見到很多一樣喜歡角色的朋友(而且大部分還都是前輩),實在令人興奮。

這次活動比較偏向娛樂性質,所以關於角色演技、企劃或是產業狀況的部分只能私下聊天才能了解到。如果獲得當事人同意及准許,我會考慮再另外發一篇文章。不過這次我比較想分享像 MFP 2020 這樣的活動,要怎麼樣才可以盡興、以及參加的心得紀錄。

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