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分類:

操偶師心得

成為布偶裝演員的原動力

我當年會毅然決然放棄軟體領域的發展,全心全意的想辦法把自己訓練成一位「布偶裝演員」,是因為看到了日本遊樂園的表演,角色細膩的呈現還有精準的舞步讓我覺得很夢幻。那些角色,像是奇蹟似的來到了現實世界,做的一舉一動都十分的引人注目,且讓人著迷。心裡的某一塊,好像融化了一般,久久都沈浸在那個氛圍中。

當時的我受到了很大的衝擊,心裡默默許下了一個願望「我也想要成為能帶給角色生命的那個人」。那時候已經有穿過布偶裝了,知道並不輕鬆。但也因為知道會有悶熱、汗如雨下甚至有異味等不舒服的感受,更加深了我對這些人的憧憬。因為這些人為了把角色完整的帶到現實,願意去面對很大的困難,我覺得很敬佩,也因此開啟了我的演員之旅。

穿上厚重的服裝,奮力的追求準確,精雕每個動作對我來說都是非常夢幻的事。因為這讓我離自己的夢想,還有大家所看見的夢想都更近了一步。我常常覺得可工作是幸福的,所以更曾經一個月在遊樂園工作了 31 天,中間還曾在休園後回到台北做活動,隔天繼續整天的戲劇演出、舞蹈、迎賓等等。這,或許對常人來說很瘋狂不可理解吧!

這個夢,一追就追了九年。我不得不承認曾經有一段時間,並沒有一直記得自己的初衷,有時候把自己搞得很痛苦的時候,會不知道繼續做下去意義在哪裡,當一個精準的螺絲並不是我喜歡的事。但我覺得我還滿幸運的,在這麼多年下來,還能回推到自己做表演的原動力,繼續點燃自己對夢想的那份聖火。

後期開了公司,並且時常不把自己放在演員的位置上時其實讓我滿痛苦。因為我真正想成為的正是「帶給角色生命的那個人」。不過站在不同位置也有好處,每當我看到有演員跟角色相處得很開心、很融入在角色的時候,就會看到一部分自己的夢想,還有一部分曾經的自己。那真的是一個很美的景象,是值得付出努力的氛圍。

我是螺旋,這是我與自己夢想職業的小故事。

最後附上一段我當時迷上的表演跟大家分享

一群人在錄音室錄音的畫面

以布偶裝演員為職業的魅力

最近很榮幸能受到專門介紹幕後職業的 Podcast — 給幕後一道18Light 訪談,在與專業的主持人的引導下,挖掘出了很多自己從業多年也很少深究的想法。覺得似乎又更喜歡這份工作了,所以想寫篇實體的文章來跟大家分享,究竟布偶裝演員這份職業有什麼魅力存在呢?

你的一舉一動,對很多人來說非常重要

相信大家都多少有一些喜歡的人,例如說歌手、明星、卡通或動漫角色。他們的某些特質讓我們欣賞,因此我們會常常想要去關心他、了解他、認識他。而當一個布偶裝演員,最大的任務就是要將「受人們喜愛的角色帶到現實」。

歌手或明星或許還有機會可以見面,但可愛的卡通角色、授權角色大多都只能隔著螢幕。因此把人們朝思暮想的角色帶到他們身邊,或協助創造受歡迎的角色,是一件滿有意義的事。

而且一個角色的粉絲可能會有數十萬、百萬甚至上千萬,但卻只有很少數的人可以將他們帶到現實中。有機會可以扮演,真的需要好好珍惜….

工作的內容不會太制式

每個布偶裝的操作方式都不同,穿上布偶裝之後,就會開始探索像「尾巴要怎麼晃」、「四肢可以怎麼操縱」這類可愛的問題。而且你有長過尾巴或翅膀的經驗嗎?其實我自己作為表演者,常常很喜歡自己成為角色一部分的模樣 ❤️

穿偶也不像考試會有固定的答案,布偶裝的世界就是有很多艱難的問題,要靠你去挑戰這些看起來不太可能的事。像是被嚇到,比較浮誇就是雙手舉起投降,但沒有手的角色可以跳起來後重心不穩的往後退,也是傳達一樣的意思。

好像角色真的在自己身邊,很浪漫~

喜歡卡通的人,可能也會很享受當布偶裝演員(操偶師)。很多人都覺得我們是給予的那一方,但我們其實也是接受的那一方。迷人的角色受到歡迎不是沒有原因的,而要去扮演這些角色的演員們,其實會體驗到觀眾三五倍純真可愛的角色!(這樣才能讓情緒穿透厚重的布偶裝)

其實能從複雜的大人世界裡面,偶爾跑到充滿了勇氣、希望、夢想與純真的童話故事中。真的是一件很浪漫的事,也非常的好玩~

辛苦的一面

每個行業都有辛苦的一面,不過布偶裝演員還真的是滿刺激的。你可能會被浸在自己的汗水裡面,又熱又缺氧,看不太到外面、行動有點受限,命運還掌握在別人手上(是否能回去休息 哈)。不過這個行業,真的非常的夢想與夢幻,所以我還是非常喜歡。

無論問我多少次,無論表演的過程有多艱辛,我還是想當一個布偶裝演員 : )

圖片提供:給幕後一道18Light
特別感謝:戴爾大叔 的訪談邀約及 咖啡糖賢齡 的客串主持

操偶師日記:2020-1

其實還挺少有機會可以再以操偶師 / 布偶裝演員的身份出動。因為目前我在布偶魂的工作是負責企劃與業務接洽,雖然是可以安排自己演出的,不過企劃總監自己下來表演,其實大部分的客戶還是會覺得怪怪的啦!所以這算是難得的心得分享吧!

五年前的夢想:在活動中有主導權

其實操偶師 / 布偶裝演員作為一個基層,還蠻沒有對活動的主導能力的。其實對於不同的主辦單位、活動公司、演出團隊甚至是燈光音響,都有各自屬於自己的默契,但如果沒有事先提出,或長官對於某個片段有意見的話,其實活動被臨時調整的機率是很大的。從業的操偶師 / 布偶裝演員,最常就是被交帶了一個不能發揮的舞台,或是在超時、過勞(場次過多)的環境中,沒辦法好好的發揮自己。

有些人選擇抱怨,有些人選擇適度的妥協,也有些人選擇離開或慎選合作對象。所以五年前的我,才會許下這樣的願望,我想要在活動中有主導權,可以好好的為角色安排一舞台。

而這一次,我覺得算是比較接近完成這個夢想的演出!身為一個布偶裝表演團隊的老闆兼窗口,雖然不能直接修改活動,不過可以在大家猶豫不知道怎麼選擇的時候給出一個自己認為合理的建議。

在布偶裝(裡面)的世界中,掌握能力較低

專業的操偶師 / 布偶裝演員一但完成變身後,就會以角色的身份為人們帶來驚喜。為了保護夢想及角色的形象,我們是不會講話,也不會偷偷跟工作人員交流的。因此一回到「裡面的世界」之後,我重新發現了自己對於活動的掌握能力被削弱很多。

雖然也還是有很多我能做的,例如自己尋找人多的熱區,並把自己的好朋友(另外一個吉祥物)一起帶到那邊。透過一些行動、肢體語言,還是有辦法跟工作人員溝通,進而發揮吉祥物的魅力。又或是進行表演吸引人潮、在活動間隙主動去找民眾互動,建立起拍照的隊伍等等。每個穿偶的機會都很難得,不多做一點有趣的事似乎挺浪費的。

不過像活動被 delay、長官遲到、臨時的活動修改等等,我在裡面的世界就沒有辦法即時的去修正(因為平時我是在外面溝通的那個人)。所以這次我掌握了大方向,但小方向還是有些可惜。

當表演者的幸福之處

很多工作回饋不及時,久了又被當理所當然,很容易缺乏鼓勵。而我很喜歡表演的一部分,是因為表演他回饋是非常及時。如果人們喜歡你的呈現與表演,他們就會給予讚賞,如果你讓他們開了眼界,他們還會想辦法來找你。

以前還是接案者時,做一檔表演是蠻有機會收到幾張名片或聯絡資訊的。例如附近攤位的主持人、工作人員看到,跑來攤位上做詢問等等。雖然做表演想成就的是角色,比起自己被注意,更希望大家去角色的粉絲團按讚,或是下次再辦活動的時候來看看帶來溫馨的角色。

久違的下場之後,這次又有主辦方特地跑來讚許我們團隊,就讓人覺得特別舒暢。如果要定義一個成功的吉祥物活動,就必須像這樣,能持續帶動著好的循環。好的表演被看見、被記憶,然後再被邀演,與更多角色締結緣分。

對於自己的定位

對於自己適合當一個操偶師,還是當一個團隊的負責人。我覺得可能還是傾向後者,雖然前者是我非常想做的事。不過短時間內幫助團隊找到客戶,協助活動推到最順暢的情形是很重要的。我們團隊有夠厲害夠謙虛的夥伴,可以把角色扮演好。但我們還沒有針對窗口足夠的流程與訓練,到足以扮演我(臨機應變與快速決策)的位置。

我明白這些需要時間,也需要思考與策略。但我很慶幸在忙碌的活動之中,還有一點零星的機會可以安排自己演出。再重新回到舞台的過程中,我認為我又更加了解表演者的需求,以及自己對於布偶裝表演的理想與熱忱。

希望在有限的人生裡,能盡可能的成就更多的角色,還有願意一起打拼的幕後英雄們。^___^